源於武士的絲綢
在鶴岡市遇見日本近代化的原始景觀

   以山形縣鶴岡市為中心的莊內地區是、舊莊內武士將配刀換成鋤頭開拓了松之岡開墾場、日本最大的蠶室群為契機成為國內最北界線的絲綢產地而發達。至今仍是日本國內唯一保存從養蠶到絲綢紡織品為一貫作業的地方。           在鶴岡市、除了松之岡以外在沿著六十里越古道的田麥俁村落中也現存有在一棟四層樓構造的建築裏融合了起居與養蠶等的多層民家。更是國內唯一一處保有精練工程仍然在明治時代成立的工廠進行、既繼承絲綢產業的歷史 、文化的保存且努力創造新的絲綢文化價值。 
來到鶴岡、您可以通過整個城鎮街道體驗到前人努力的結晶、日本近代化的原始景觀。
 
戊辰戰爭
配刀換鋤頭 ~松之岡開墾場~
養蠶與生活~田麥俁的多層民家~
近代化的原風景~商業·產業的近代化遺產群~
絲綢之新文化價值和產業的創新

戊辰戰爭

  莊內藩和會津藩等共同與明治政府交戰、在其他藩敗北投降時、莊內藩堅持奮戰到最後、雖然沒讓政府軍進到領土內 、但最終降伏於政府軍。降伏後曾被下令轉封可是在獻納了30萬兩才得以復職。得以從輕量處是由於西鄉隆盛的指示、之後舊藩主和藩武士·家臣長老前往鹿兒島與西鄉隆盛交流。舊老中菅實秀、向西鄉隆盛提議了「為了對日本的近代化作出貢獻、應著手開墾荒地種桑樹、養蠶。」之事、受到了贊同與支持、這是使莊內成為蠶絲發祥地的原因之一。

戊辰戦争絵巻 致道博物館所蔵

配刀換鋤頭 ~松之岡開墾場~

  明治維新之後、舊莊內藩武士約3000人(估計總共勞動人員約50萬人)用鋤頭替代佩刀、 開拓荒野、建設了日本最大的養蠶群松之岡開墾場。此處、不僅是莊內地區而且對日本全國的近代化也作出了貢獻、為”JAPAN Silk的起源之地”。松之岡的開墾、是成為以鶴岡市為中心在莊內地區絲綢產業興盛的重大契機、不僅產業方面、也對文化方面帶來很大的影響。在明治時代初期實施給全國的武士家族開創的開墾地一般多數分布在的農村的山村集落處、其中松之岡開墾場在國內是唯一至今仍維持有設施·開墾地與經營方針、傳承從養蠶到抽絲·紡織·精練·印染絲綢製品生產一貫作業工程的無形文化遺產、也就是所謂的”生命產業”的地區 。

松ヶ岡開墾場(旧庄内藩士)

養蠶與生活~田麥俁的多層民家~

  鶴岡市田麥俁地區是、連結莊內地區和村山地區的六十里越古道旁沿途的村落、以四層結構的多層民家之里聞名 、受到松之岡開墾場很大影響。據說在養蠶盛行的明治時代中期、民家的二層樓以上是作為養蠶的場所被使用、因位在山區的傾斜地適合居住的土地狹窄田麥俁是大雪地帶而新建或增建房屋有困難、因此形成了生活起居和作業·養蠶全融合在一棟建築的多層民家建築格式。第一層是家族居住用、第二層是雇工們的宿舍及作業場所、第三層用來養蠶、第四層是用來儲放雜物。為了提高養蠶的效率、進行對頂樓層的改造、為了可從屋頂的四方採光和排煙、裝設被稱為「高破風」的高開窗、而從屋頂側面看外形形似「武士戴的頭盔」被稱為「頭盔造型」、房屋輪廓和屋頂角邊微翹的形態優美、形成了別出心裁的風格。

田麦俣の多層民家 遠藤家

近代化的原風景~商業·產業的近代化遺產群~

  對鶴岡的絲綢織品產業進行風險資本投資的是、作為在鶴岡城舊莊內幕府的御用商人而發達、後來成為鶴岡第一富商且致力於振興產業的風間一族。明治29年 (1896年)丙申年、風間家第七代家主·幸右衛門、在原武士住宅的遺跡上建造了以住宅及營業為據點的「丙申堂」。此丙申堂 、還完好的留存著約200年前的武家門和使用了約4萬個石頭鋪成的「石置屋頂」為特徵、以主屋為中心有4個倉庫和寬大木板的框架及巨大的頂梁柱等豪商往昔的繁榮景象。

風間家旧邸 丙申堂

絲綢之新文化價值和產業的創新

  位在市區的致道博物館裏、有遷建展示著曾位在田麥俁地區的一棟多層民家。同樣被移設的舊西田川市政廳曾是給貸款資金整修桑樹園、指導養蠶等是為明治時代重要的業務。另外、明治39(1906)年創業、做生產專為出口的羽二重 、擔負只在莊內 養蠶→抽絲→織布→精練→染色·印花→縫製的羽前絹練、明治時代的工廠和昭和15(1940)年建造的事務所現在也還有效的利用著。如此、在鶴岡市、保存繼承絲綢產業的歷史與文化、從被留下的歷史遺產能緬懷往昔。現在、鶴岡中央高中的學生以「Silk Girls Collection」用鶴岡絲綢做素材製作禮服、將在鶴岡誕生的絹絲重新活用、Kibiso是發信給世界的JAPAN SILK。

シルクガールズプロジェクト

株式会社羽前絹練

多層民家 渋谷家

旧西田川郡役所

kibiso